鏈金術師|去中心化不等於共產|李思聰

鏈金術師|去中心化不等於共產|李思聰

李思聰 | 2022.06.28

不少人對「去中心化」這個詞語有些誤解。有些人甚至認為,加密貨幣等於是「共同富裕」。這些幻想如果能夠實踐固然是好事,世界就再沒有窮人,沒有貧富懸殊也就世界和平了。現實上,這根本不可能發生。

主流的去中心化方式,是把中心化的公司換成DAO運作,透過大眾持有治理代幣(governance token)來管理組織。大眾獲得治理代幣的方法通常有三種,分別是用資金購入、為項目貢獻或空投獲得,其中最容易獲得大量治理權的方法無疑是用資金買入。所以,在DAO的操作之中,大鯨魚戶口持有舉足輕重的份量,絕對可以左右決策。

在投票時,由於票數與地址都是公開透明,鯨魚的選擇除了運用自己的投票權以外,也同時起了一種標杆作用。少票的參與者有時不一定能完全理解提案內容,有時會參考大戶選擇而投票。在我的經驗中,非常少的提案會有叮噹馬頭的情況,大多數是一面倒。所以就算DAO的決策,仍然是資本掛帥,富有的人擁有更多的話事權。但這不代表大戶就能實現任何提案,反而是象徵着社群的提案大多比較「正路」。

在上市公司的情況,大股東比起小股東有極大的資訊不平衡,一般情況下,小股東無論如何都不能獲得大股東手上的內部消息,大股東「食住」小股東的情形屢見不鮮。在DAO的層面,由於區塊鏈的透明特性,能黑箱作業的空間較少,儘管大戶還是權力較大,但比較起來就較公平。

不過,較公平不等於共產,不等於鬥地主,更不是充公財富,劫富濟貧。Juno的Prop18、Solend的SLND1就是屬於共產一類,這些提案都要求大眾決定如何處理大戶的資產。基於利益關係,窮人自然希望富人的資產分流到自己手中,就算自己沒有獲益,根據「魚蛋論」根本不需投票都知道結果將是一面倒的對大戶不利。嚴格來說,這種提案根本是不道德,不尊重私有產權。

這裏必須澄清,這些都是問題提案,才會被傳媒廣泛報道,但絕非主流。大部份的DAO,大戶與散戶同坐一條船,決策目的都是為了讓自己手中的治理代幣增值,勾心鬥角就損害大家的共同利益了。

早前上香港電台節目有談及一些去中心化自治組織DAO的一些概念,我就用了業主立案法團的例子來比喻DAO運作。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重溫。

Juno proposal #18
https://www.mintscan.io/juno/proposals/18

Solend SLND1 https://govern.solend.fi/dao/SLND/proposal/HuaL6cDtuNtfnJgvwMnYiZDHVCoLAuDtVFgJD8kYChJ4

李思聰

密切留意BossMind動向!立即CLS

FB     Instagram    Youtube

鏈金術師|去中心化不等於共產|李思聰
李思聰
 | 2022.06.28

RedSo 合夥人

分享這個帖子
文章精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