豪言點評|在羅素街談勞力士|盧展豪

豪言點評|在羅素街談勞力士|盧展豪

盧展豪 | 2022.07.12

世上奢侈品源於人類對生活的追求,無論是名錶、名酒、名畫,又或是購物勝地亦始於消費者的熱捧。其中瑞士名錶勞力士的升值能力跑贏不少資產類別,由於勞力士限量生產,在僧多粥少的情況下,即使是有錢富戶要到實體店買錶,也可能空手而回。而舖租曾貴絕全球的羅素街,昔日是人頭湧湧的買錶勝地,卻因本地自由行後力不繼,加上被沒完沒了的疫情衝擊得體無完膚,導致名錶及名牌衣履品牌紛紛撤離。依筆者看,現時羅素街一帶的商戶生意額較疫情前跌約七至八成。

購買奢侈品是彈藥充足的一群,面對經濟逆流,爛船仲有三斤釘,客源消費穩定。例如,勞力士腕錶於2020年受疫情影響,產量曾一度下跌逾兩成,此卻刺激了二手市場炒賣,即使去年腕錶產量回升至逾100萬隻,仍是追不上市場需求。

以勞力士的熱門款式Cosmograph Daytona 18K黃金款(俗稱綠迪)為例,由2018年約28萬港元,曾升至高峰期近百萬港元,雖然近月受市場因素影響回落至逾60萬港元,惟短短4年間已升值約1.5倍,投資回報極佳。

既然奢侈鐘錶品牌不愁生意,那為何勞力士及另一瑞士錶品牌寶珀於2020年雙雙不續租,並撤出羅素街舖位呢?首先,疫情下內地旅客未能來港固然影響生意,加上內地盛行代購及網購,亦越來越多內地人出國旅遊,因此他們購買名錶的渠道漸多,不一定要前來香港購買。然而,名錶供應商卻按銷售潛力及成績批予貨量,當香港持續對外封關,零售市道一蹶不振,市場早流傳勞力士減少對香港代理批出的貨量,並轉批到內地等潛力較大的市場。

羅素街經歷過本地錶壇的光輝歲月,可是昔日區內名店漸被民生品牌取代,即使香港未來與內地及國際通關,名店租戶會否回歸重臨、租金可否回升至昔日高位亦屬未知之數。

十年河東,十年河西,市場流動轉變是恒常定律,惟羅素街能躋身成本地黃金消費區、遊客必到的購物勝地,全因其優越地利,人聚財聚,它的「一線」地位難被動搖,亦難被取替,現時只是靜待時機,盼有天能旅客重臨,扭轉乾坤。

盧展豪

美聯工商舖行政總裁(工商舖)


密切留意BossMind動向!立即CLS

FB     Instagram    Youtube

豪言點評|在羅素街談勞力士|盧展豪
盧展豪
 | 2022.07.12

鋑聯控股行政總裁(工商舖)盧展豪,於香港非住宅物業代理行業擁有約30年經驗。自2001年起加入集團,曾擔任集團物業代理業務商舖部之董事,對工商舖市場瞭如指掌,多年來帶領團隊取得卓越成績。

分享這個帖子
文章精選